MKfere

鸟蛇 短的死
我可能这辈子都写不到正题了
救命
ooc

其实像这样两个人一起走在路上却保持着40厘米以上的距离,放在拥挤的街头就和两个方向一致的陌生人一样的状态并不是阿佩普的本意。
畏寒体质让他无法让手离开被暖宝宝捂得热乎乎的口袋,更别说一直心心念念的牵小手。
可是戴毛绒手套好蠢啊!没有当代年轻人的朝气!
以及带手套玩不了手机。
也没有什么能够讲开的话题,两人虽然关系很好,但老实说都不是话多的人。如果在平时两人默默待在一起各自做自己的事即使一句话不说双方都不会觉得违和。
可现在不一样,现在不找点什么话题来让气氛活跃起来的话不行,就算是尬聊也好过什么都不说。
学习?为什么会第一个想到学习?刚放假再谈学校的事阿佩普就要吐了。
生活状态?托特肯定把自己安顿的好好的根本不需要他来操心。
"喂。"
兴趣爱好?托特的爱好啊…说起来托特似乎一直在记录,不过这不算是兴趣吧。
"喂。"
要不然直接问他有没有喜…
"喂!"
"…啊!"
腰后的衣服被一把扯过,往后踉跄了几步才重新稳住,回神发现对面亮着红光的信号灯。
"怎么了?发呆很严重啊,是在想事情?"托特拍了拍阿佩普的衣服,把刚刚抓出来的褶皱抚平一些,"有些用力了抱歉,不过你今天没什么精神啊。"
"蛇是需要冬眠的啦…没事。"在想你啊楞木头。阿佩普偷偷在心里踹了托特一脚。
"什么?"
"没事。"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