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fere

短 是续 没续到正题
应该不会有正题了
鸟蛇
ooc
小女生呸呸和直男托特

现在,下午两点四十,与托特约好见面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
此时的阿佩普哆哆嗦嗦地缩在奶茶店角落的座位里嘬着自己的可可西米露。
外面的雪还没化,在零度边缘徘徊的温度让阿佩普甚至想和家里的蛇仔一起紧急冬眠。
不过家里的蛇好歹有个24小时保暖灯照着,阿佩普在家的时候房间也会开空调,导致小黑蛇有的时候会从玻璃箱顶上钻出来在房间乱窜。
和普通蛇呆呆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跟成了精似的皮得很。
奶茶店的空调打得很足,加上手中暖烘烘的西米露有一种微妙的幸福感。阿佩普感觉眼睛涩涩的,连续几天的睡眠不足现在几乎是在倒时差的状态。阿佩普将脸埋进围巾,困意渐渐加深。
在店里睡着不太好吧…可是就一小会儿的话。
"来的这么早,不会是记错时间了吧?"
对面的椅子被拉开,一杯奶盖乌龙放在了桌上。
"我们说好是四点见面的吧?"
"你不也是,现在才…三点不到。"
从围巾中稍微抬头露出眼睛,托特在他对面坐下,然后塞给他一个暖宝宝。
"…你干嘛。"
"让你久等了的补偿?"
这算哪门子补偿…不过奶茶已经没有了,指尖冻得有点发僵,还是麻溜拆开暖宝宝捏在手里捂了。
今天托特穿了茶色的风衣,里面是米白的高领毛衣,海蓝色的围巾被取下叠好放在桌上。
这家伙就算在学校也一直穿着制服,除了体育课和远足就没见过他穿过其他样式的衣服。今天这么穿应该是因为天气太冷吧。
托特总是给人一种成熟的感觉,很在意礼节,距离感保持得很好,明明还是未成年但却很可靠。
呸,这家伙就是个楞木头。
暗自嘀咕了托特的古板老头味,阿佩普却又在手心温暖的促使下犯起了困,头开始一颠一颠,眼睛也渐渐睁不开。
"困了?"
"是啊…昨天这个时候我可还没睡多久呢。"
才怪,这个礼拜都没怎么睡。
"那就休息会儿吧,过一会儿我叫你。"
"…那就十分钟哦。"
"好。"

评论(1)

热度(7)